友情链接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长廊

心灵的牧歌 ——读《我的阿勒泰》随记

信息来源:地质工作室 胡雅菲   发布时间:2018-04-25 15:11:31   浏览次数:332次

 阿勒泰,在新疆北部,在蒙古语里,是金子的意思。传说,阿勒泰的牧民放羊回家,敲一敲所有的羊蹄子,就能敲下一捧金粉来。

 李娟的《我的阿勒泰》,就是她在阿勒泰生活时心灵的牧歌,她在书中描述的都是她生命中最珍贵的金子。

 李娟每次回家,总想给家里带点什么。带过食物,结果家人都说好吃,却吃了一口就再不吃了;还带过宠物,可是金丝熊被当做是耗子,兔子最后也死了……后来妈妈和外婆说:以后再也别买这些东西了,你能回来我们就很高兴了,我们很想你。

 那些我们在外面的日子,每当要回家的时候,都会想着给家里带点什么。于是,每次回家时虽然路途遥远,却拎着大包小包,甚至每次回到家瘫坐在沙发上时都会说:下次我再也不带东西了!可是再回家时又是大包小包……其实带回家的东西是否贵重、是否可口、是否稀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回家!家人看到你回家进门的那一刻,都会说:“回家就好!回家就好!!”

 我所能带给你们的事物,就是我对你们的爱啊!

 李娟讲了很多关于外婆的故事,外婆就是个没长大的调皮的老小孩,大扫除时不帮忙还添乱;吃饭时嫌弃味道反而吃的最多;打碎了东西,就偷偷买一个瞒天过海……

 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笔墨讲外婆的故事呢?她说,新疆出生长大,却不能说自己是新疆人。外婆走后,使她的“故乡”终究变成一处无凭无据的存在!——这也许才是她记录外婆的初衷。外婆成为她寻根的源头,是她和祖先血脉的联系人,使得她不至于成为一个没有来历的人。

 我也有一个孩子气的外婆,很多人都说她老人家有好福气,事实上,外婆才是我的好福气!有她在,我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当自己还是小孩子!从出生到长大再到工作,我也常自嘲是四海为家,就像李娟说的:“我们报不出上溯三代以上的祖先的名字,我们的孩子比远离故土更加远离我们”。但是我还有外婆,我还有家!

 我们总是在不断地追寻到不了的远方,也仍旧不能忘记回不去的故乡!

 有一次野外踏勘无意间去到可可托海,经过一条长长的沟,沟里一个接一个的弯。我们在车里一会儿被甩到左边,一会儿又被甩到右边。我不知道在沟里走了多久,还要走多久,更不知道出口在哪里。忽然,我发现前面有一辆中巴车,就是那种县城班车,车顶上堆满行李,甚至还有鸭子!随着车子在沟里拐来拐去,车顶上的行李跟着车子摇摇晃晃,车内的人们也跟着车子左摇右摆……

 我看《坐班车到桥头去》,非常肯定李娟描述的就是这段路途,沟叫“乌恰沟”,弯有“九十九道弯”!即使后来我再次经过乌恰沟,仍对“九十九道弯”心有余悸!当时我们碰到的那辆班车,就是李娟经常坐的那一趟吧?那天李娟有没有坐在里面呢?

 广袤的新疆大地,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描述清楚的,哪怕是阿勒泰的小小的一段路程,也需要花这么多篇幅。我数了一下,这篇居然用了五页纸。

 最后她说:终于到了,我都写累了。

 

 有人说:看了《我的阿勒泰》,真想过那样的日子。我想说:不,你不会想过那样的日子的。那样的日子是原生的、安静的,可也是贫穷的、孤寂的!你看到李娟描绘得那么有趣,只因为她的内心是纯净的,她用敏感的眼睛捕捉到单调平凡日子的每一个闪光点!

 有人说,你的工作真让人羡慕。我会说:不,你不用羡慕我的工作。每当我开始野外工作时我都希望项目快点结束,因为戈壁滩很荒凉!爬山很累!风吹日晒很辛苦!蚊虫毒蛇很恐怖!……但是我珍惜我流的每一滴汗水,所以我从野外回来后和你们谈起的都是戈壁滩上盛开的小花、山间飞过的小鸟、雨后出现的彩虹……

 这样说来,你的日子,我的日子,还有李娟的日子,都没有什么不同,日子有平淡的一面,也有生动的一面,只是我们要怎样展现哪一面!

 有朋友说他去过新疆阿勒泰——可那是旅游!

 我也曾到过新疆阿勒泰——可我只是个过客!

 李娟在新疆阿勒泰——那,是她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