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长廊

雪域找矿谱写青春乐章---记优秀共产党员罗恒

信息来源:综合办 王俊莲   发布时间:2016-11-09 15:38:47   浏览次数:665次



巍巍昆仑,茫茫天山,蓝天连着雪峰,雪峰飘着白云。飘渺的云雾间,依稀可见一面面飘扬的小红旗。有红旗的河谷缓坡,便是找矿人的营地。在这人迹罕至、草木难生的昆仑腹地,有着一拨又一拨的地质队常年工作在这里,他们要克服的是漫漫的黄沙、稀薄的氧气、无尽的戈壁滩、斧砍雷劈的峦峰,与之对抗的就是年青人钢铁般的意志和对工作海洋般的深爱。罗恒就是他们之中杰出的代表。

罗恒,中共党员,30岁,中国地质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硕士研究生在读,入职7年,先后荣获中南局先进工作者、技术能手、突出贡献者;总局青年岗位能手;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中央企业青年岗位能手。

1

2005年,为响应国家找矿战略西移的号召,中南地质勘查院的勘查领域从传统老区拓展至新疆、西藏、云南等西部地区。2009年,刚跨出大学门的罗恒被分配到新疆西天山哈尔嘎嘎林恩金银矿普查项目部,开始参加该区的矿产普查工作。其实,罗恒对地质工作并不陌生,在大学时他曾多次在生产实习中获得优秀成绩,懂得野外地质第一手资料的重要性,善于对地质现象进行观察、描述和分析总结,因学业优异,毕业时被评为湖北省优秀学士。他在新疆西天山一呆就是4年,并在1年半的时间里从一名技术员快速成长为项目经理。罗恒同志2011年担任项目经理。哈尔嘎嘎林恩矿区前期的工作以北边的金矿为重点,勘查“只见星星、不见月亮。”仅找到零碎的小矿体。在项目难以为继的情况下,罗恒转变思路,将工作重点放在了地形条件更恶劣的南矿区,去跑别人因山高路陡不愿意跑的路线,去爬由于地势险峻而被忽略的断崖陡壁,将项目部建在的山顶上,实实在在的跑完南矿区每个地质点、每条剖面。他以严谨、踏实和科学的态度,对待每一天的野外地质工作。经过2年踏实的野外地质工作,项目部在哈尔嘎嘎林恩金矿南矿区发现四条铜矿体及向下延伸的铜金矿体,北矿区发现一处富铜金矿体,确定了哈尔嘎嘎林恩铜金矿、陶索拉根萨拉铜多金属矿较好的找矿前景。他本人由于业绩突出,2012年荣获中南局“突出贡献者”称号。提及这段工作经历,他深表遗憾,如果工作区在地质找矿行业景气的时候能尽早发现南部的铜金矿体,取得的成果就要大得多,可惜随着矿业形势的萎缩,已经失去了进一步探索的机会。在此次事件中,他吸取了深刻的教训:野外踏勘一定要实在,该到的地方一定要跑到位,决不能因为偷懒耍滑而谎加描述,即使多爬几个小时陡峭的山,趟过齐腰深的雪水河,也要实地进行观测,认真地记下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否则,就有可能错过新的发现,那将是一辈子都不可弥补的遗恨和亏欠。

2

在2012年-2013年的工作中,罗恒同志承担两个项目的地质找矿工作。2012年正逢野外地质找矿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突遇新疆和静县6.6级地震,罗恒同志所在的野外生产基地位于震中,罗恒同志能够冷静处置,顾全大局,始终把单位的利益放在首位,完成年度工作任务,所带项目获得2012年度安全生产先进集体称号;罗恒同志积极参加学习,先后获得爆破行业安全员、骨干爆破员、初级爆破工程师资格证,2013年的年终野外工作收尾阶段,项目组织爆破施工队野外验收,在平硐PD20001尽头掌子面处,通过爆破现场形态发现了未处理的盲炮,当即给企图蒙混过关的爆破施工队下达了整改通知,并冒着大雪一直盯在现场直至深夜所有雷管炸药处理妥当后方才离开,有人说他不用这么较真,但他深知盲炮残留的危害和在新疆爆破器材的流失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在项目爆破安全生产工作中,运用所学,能及时纠正、制止不规范工程操作,并参与检查和处理事故,管理好这一危险行业的安全生产,需要学习新的知识技术,更需要细心认真扎实的工作态度。

在项目工作质量方面,罗恒同志所带领的两个矿产普查工作区(哈尔嘎嘎林恩金银矿普查、陶索拉根萨拉铜矿普查)在2013年原始资料考核检查中分别得分93分、89分,技术质量工作处于中南地质勘查院新疆分院前列。

3

2014年,地矿经济出现了断崖式下跌,中南地质勘查院决定开辟南疆市场,提出向南疆昆仑山一带发展的想法,当时选择的靶区之一是海拔4800m-5200m的帕米尔高原,工作区西临国境线的无人区,山高路远,高寒缺氧,条件十分艰苦,加之南疆暴恐形势依然严峻,谁来牵头组建队伍?作为共产党员,在做好西天山项目的同时,罗恒同志主动承担了开拓南疆市场的艰巨任务。

拿第一个社会项目时,矿老板对当时年纪不过30的罗恒并没有太多的信任,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驱车200km把他带到了西昆仑暮士塔格峰下的工作区,指着远处5200m的山头说,看看这个矿。罗恒同志交待好接车地点,背起地质包就直奔矿区,用了五个小时,从4600m爬到了接近山项的5100m,穿越了半个矿区跑了一条路线,最终发现了一条2-10m厚、400m长的菱铁矿体,当他拿着44%品位的菱铁矿体到矿老板跟前,指出这个矿区有进一步找矿工作的必要时,老板当场拍板:“这个项目由你来做,前面来了几批地质人员,都没找着矿”。在这次事件中,他得出了以下经验:在开拓西昆仑地质找矿市场中,需要强健的身体素质作基础,面对社会地质市场,更要靠实力去争取项目,要拿得出让人相信的东西,首先在于你有没有做好前期的准备工作,包括:大量资料的收集与消化吸收;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情况下抓住重点地质问题,如沉积型铁锰矿的标志层。其次在于你能够克服困难,身先士卒,踏踏实实地去看去跑。

在西昆仑与西天山,相距1500km的路程,罗恒同志在哈尔嘎嘎林恩铜金矿区与西昆仑喀讷吉勒嘎菱铁矿区各呆半个月,最初带领两个技术人员,在海拔4800m-5200m的工作区苦战了三个月,完成了工作任务,适应了高原高寒缺氧工作环境,并为中南地勘院新疆分院转战南疆西昆仑、西南天山锰矿资源调查评价积累了经验,打下了基础,而西天山的项目也不落下,完成了年度工作任务。地质找矿工作的背后也充满了艰辛和对意志的考验,

在踏勘西昆仑琼吉勒嘎铜矿的过程中,罗恒同志对工作区进行了三天的地质踏勘,在摸清了工作区的矿产远景后,在5200m的山顶,踩着积雪,罗恒怀揣着满满的收获兴奋地返回,突然,耳际传来“嚓嚓”的破冰声,脚和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陷,罗恒一下子掉进冰裂缝里,刺骨的冰雪马上灌入了衣领里。这条冰裂缝十分隐蔽,由于天寒地冻,裂缝上面覆盖了一层薄冰,冰上又覆盖了齐膝的积雪。罗恒小心地趴在冰窝里,用地质锤凿出冰窝,历经半个多小时的咬紧牙关的坚持,他终于爬出冰窟窿,回到4300的营地。一个能凭顽强的意志和智慧脱险的人,一定会到达光辉的顶点。凭着这次成功的踏勘,面对众多的勘查单位,罗恒硬啃下了新疆阿克陶县喀拉吉勒嘎铁矿普查的技术服务项目,而他自己则足足躺了3天才能起床。

4

2015年,罗恒同志带领项目团队开展西昆仑木吉乡玛尔坎苏一带锰矿资源远景调查项目。西昆仑开展地质工作,最难的是后勤供给,路程遥远,每天都面临泥石流封堵道路。而当地戈壁滩黄沙飞舞,雪山赤裸光秃,地面的草刚冒头就会被山羊啃食,居民生活维艰,也不能提供物质。项目部遇上老人和小孩,会给几个西红柿和苹果,当地居民都非常高兴。这些善良朴实的牧民,他们唯一脱贫的指望,可能就是矿产资源,在这块戈壁雪山找出丰富的矿藏,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为人民造福,激发了罗恒干好西昆仑地质工作的热情。

玛尔坎苏河横穿整个锰矿调查工作区,项目部要在河两岸展开地质调查工作,绕河一趟得5个小时,工作时间耽误不起。每天,项目部成员集体过河,流水湍急,河水深过腰部,单独过河会被激流冲走,在这么一个物资匮乏的无人区,唯一可以利用的是石头,每人拿一块石头,迈右脚则把石头放在左腰,迈左脚则把石头放在右腰,交叉淌水,河水是雪水融化汇集而成,冰入肌理,过完后,整个腰以下都是麻木的。有人被河水冲走,整个团队进行救援,团队被河水冲走了,一起搀扶着爬起来,决不落下任何人。工作区地形切割强烈,山坡都是四十度的陡坡,爬不上去就用地质锤修楼梯,为不漏掉一丝一毫的矿化信息,有时候为了观察一两个地质点,不惜绕道十多公里山路;针对锰矿体的采样工作,工作人员更是一丝不苟,不管条件多么恶劣,路途多么遥远,针对每个锰矿样品均严格按照标准进行采样,有时一天的样品多达上百公斤,一次背不到目的地就分两次、三次背,不管多么辛苦,但一定要保证样品质量。不管条件多么艰苦,罗恒同志总是冲锋在前,遇到各种困难,总是带头先上。

正是这一步步细致、踏实的工作,在野外工作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发现了多条矿(化)带及数个矿化点,确立了矿区锰矿的矿化分布格局,在工作区圈定了四个找矿靶区,为今后的地质工作提供了方向。

经历就是财富,罗恒同志认为有了西昆仑帕米尔高原的工作经历,地质野外工作就没有“难”字了,他是幸运的。

5

罗恒同志有个梦想,就是组建一支技术过硬、作风过硬的地质团队,把每个项目执行好,在新疆树立中南地质勘查院的品牌。

优良的团队是需要有凝聚力的领导,领导的凝聚力是靠人格魅力、专业水平和管理能力所树立起来的。在担任项目经理期间,他一直致力于组建一支这样的地质团队,白天在野外,他跟项目部人员一起干活,将最危险最累的工作留给自己,能体会项目每个技术人员的艰辛;晚上,和队员们整理资料,讨论技术部题。

长期的相濡以沫、生死相交,让他所带的队伍有很强的凝聚力。他以此为自豪坦言:一声令下,这个团体可以在坑道里编录十五六个小时以保质保量的完成紧急时期的工作任务,也可以在西昆仑几百公里范围内几天几夜不休息,踏勘多个工作区。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在新疆的这7年经历,让他魂牵梦萦。现在的他在院机关做设计,正养精畜锐,准备借“一带一路”东风,重返南疆市场。他有更高远的想法,如果做得好,以南疆为基地,可以向中亚发展,打开吉尔吉斯坦市场。

 

当回忆青春时,有人留下悔恨的泪水,说“青春是一本太过仓促的书”,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但罗恒的青春岁月,在西昆仑和西天山连绵起伏的山峦探索,践行着他党旗下的庄严承诺:做一名合格党员,为祖国找到矿,实现资源报国。



采访手记

他的青春不迷茫

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在当前触发人的泪点:谁没有青春?谁在青春期没有困惑?欧美有过“跨掉的一代”,而现今,中国也出现“迷茫的一代”,拥有青春年华,不知何处何从,或随波逐流,或挥霍无度。青春有坚定的追求并付诸实践的很少。

罗恒最宝贵的7年青春年华,在冰寒地冻的雪域高原的层层山峦度过。艰苦的野外地质工作磨练了他,他从一个普通技术员成长为技术负责人、市场营销人和项目管理人的综合性人才,至今,仍在攀登。

罗恒是有钻研精神的。他在执行新疆西天山、西昆仑项目时,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态势,脚踏实地,只要有了想法,敢于去别人不愿去,不敢去,没有去过的地方找矿;能够通过现象总结规律,钻研技术,打有准备之仗。

罗恒是纯粹的。7年时间,他扎根新疆,不追名逐利,不计较个人得失,住的是营房,关上门,黑古洞;开了门,满天星。远离家人,好多地质队员感觉寂寞的孤独,但他丝毫没感觉到苦。他白天爬山,累了看山看云,心境一片开阔;晚上整理资料,抓紧时间学习。他把他全部的身心投入地质找矿工作之中,每取得一点新进展都令他幸福难当。

罗恒是敢担当的。2015年,在行业不景气时,他敢带队伍闯南疆,且成功的在南疆站稳了脚;当地震来了,他不慌,有谋有略,具有大将镇定自若、指挥有方的风度。他的队伍由于种种原因散了,但他还想再建队伍,重返新疆,到中亚吉尔吉斯坦等国开拓新市场。

罗恒是有情怀的。他接触到塔里木盆地牧民贫困的生活,有感于民生之维坚。他把怜悯化为行动,更加努力地工作,希望找到矿,提高当地居民的生活。他对中南地质勘查院充满感情,很多单位来找他,他从未考虑离开。

罗恒是能吃苦的,他还是能干成事的。当然,这样的词语还可以罗列很多个。迷茫的青年悲叹着“我的青春无处安放。”罗恒的青春年华--在美丽的雪域高原找矿,成就事业、追逐梦想。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写这篇手记,最想寄语年青人,青春不是用来挥霍迷茫的,也不是用来伤春悲秋的。而是要认清自己前进的道路,发挥自己的优势,祭青春为旗,锐意进取,大胆创新,用心血和汗水,去开拓新局面,闯出成功路。只有这样,你们才能不负老一辈的厚望,完成继往开来、承先启后的历史使命。